互联网资讯和记娱乐

和记娱乐主页 > 互联网资讯 >

互联网买菜的危中之机?可能只是用户多了个闹

发布时间:2020-02-21 08:21 发布人:和记娱乐 来源:和记h88

  这个年,所有人都过得异常。在“一罩难求”的窘迫境遇下,互联网企业冲向了一线,集体迎战疫情。

  这个年,所有人都过得异常。在“一罩难求”的窘迫境遇下,互联网企业冲向了一线,集体迎战疫情。新浪科技推出系列报道策划:科技战“疫”——从个人奉献到技术演进,再到人性伦理等多角度、全方位记录防控疫情的点点滴滴。

 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攸关的战斗,没有旁观者,只有者。者应被记录,让他们的奉献凝聚成力量,共渡疫情!

  人在家中坐,菜却不会从天上来。传统菜市场避之不及,互联网买菜成为了新的选择——其实也不算新了。2019年,互联网巨头接二连三进场,带着翻红的前置仓概念、配送优势、补贴优惠以及占领市场份额与流量的决心,只为接过用户手机上的菜篮子。

  只是,当需求汹涌而至,运力不足、供货短缺、人员有限等问题也随之而来。生鲜电商这场一打数载的持久战,会因此出现转折吗?

  在上海一家从事产品经理工作的沈珂,返京前一直在为复工后的一日三餐发愁。她所在的公司将返岗工作时间推迟到了2月17日。“这意味着两件事,一是我将24小时间歇式反复办公,二是失去了公司餐厅的我,除了订外卖,就只能自己做饭了。”好在沈珂临出发前,家里为她准备了一些便于携带的主食和肉类。“我妈把冰箱里所有能拿走的吃的东西都给我塞进箱子了,但都是冻好的包子、排骨,也不能上顿下顿一直吃,可新鲜的绿叶蔬菜又只能随吃随买。”

  然而,受疫情影响,沈珂并不敢出门去菜市场。“首先是公司要求隔离,另外,感觉菜市场的人员流动性比较大,尽量不去吧。”于是,她开始尝试互联网买菜,这种她从前有所耳闻但未曾使用的方式。

  数据显示,近期,美团买菜、上海、深圳、武汉四地销售量均有明显上涨,地区日销售量最高为节前的2-3倍。蔬菜、粮油副食、水果、肉禽蛋、海鲜水产等品类需求量较大,日均销量占比超60%,其中,蔬菜销量增速最快。

  京东到家全平台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70%,除夕至大年初六,蔬菜销售额同比增长510%,水果销售额同比增长超300%。

  除夕到初八,每日优鲜实收交易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50%,每日优鲜合伙人兼CFO王珺透露,春节期间每日优鲜交易额实现3-4倍增长,新老用户大量涌入,客单价提升了30元左右,达120多元。

  她告诉新浪科技,自己为了能在叮咚买菜上买到菜,闹钟定得越来越早了,从七点半到七点再到六点半,只为能不再错过机会。但除了下单时间,还要拼手速,因为“边买边没货”。“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,胡萝卜就下架了。”沈珂说道。

  和沈珂一样,在一家互联网资讯平台工作的苏韶对买菜的最深刻体会是“心累”。“不,常心累。”她补充。

  受疫情影响,苏韶今年取消了回老家的航班,独自在过年。除夕至今,她一共买了四次菜,两次线上,两次门店。“线下一次是在盒马,一次是家附近的超市,线上都是京东到家,直接找大超市买。”

  谈及这几次的买菜经历,苏韶表示,盒马线种肉类,没有蔬菜。“不知道是不是我住得比较偏的缘故。”但与线上相反,盒马门店的蔬菜很全,价格也保持了一贯的水平,因而门店的客流量非常大。

  至于京东到家,苏韶觉得自己有点碰运气的感觉。“我差不多连续3天想下单,但超市都没有上线蔬菜,好不容易最后那天点开正好看到有,我就赶紧下单了,下完单再看就又不卖蔬菜了。”

  下单还只是互联网买菜的第一步,接下来也许是漫长的等待。沈珂称,自己六点半下的单,直到九点还在分拣。苏韶的订单配送相对顺利,没有晚到,也没有被取消。“我看朋友圈好几个人说早上下单,但下午还没送到,我倒是没遇到,都挺及时的,京东到家基本是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,和平时一样。”

  不过,不想出门的沈珂最后还是不得不出门。因为外卖也好,快递也罢,均不能送进她所在的小区,只能去大门口取。苏韶也提到,所有的包裹都放在小区门口的外卖架子上。

  用户需求的增长为生鲜电商带来流量和订单量的同时,也侧面造成了其人员的紧缺与运力的不足,而这恰是互联网买菜难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此前主要为餐厅和机构供应食材的美菜网,春节期间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家庭和个人服务。美菜网相关人士介绍,2月1日-7日一周,美菜商城家庭和个人注册人数增长400%,下单用户数增长500%。但该人士也坦言,订单太多,每天增长很快,目前运力很紧张。

  事实上,各生鲜电商在供应链与物流等方面都面临类似的情况。每日优鲜CFO王珺就认为,当前窗口期下供给侧、商品和物流服务的稳定才是生鲜到家行业应该解决的问题。

  为此,美菜网在全国范围招聘6000名司机和4000名分拣员,以加强运力,同时和餐厅合作试点自提点,提高效率。前述美菜网相关人士透露,目前已收到近万人报名,正在紧急筛选入职中。

  盒马的应对方式是“共享员工”,部分员工经面试、培训、体检、确认劳务合同后,分别入驻盒马各地门店,参与打包、分拣、上架、餐饮等工作。陆续有餐饮、酒店、影院、百货、商场、出租、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加入,截至2月10日,已有企业员工1800余人加入盒马,正式上岗。

  美团买菜则一心扑在了缺货问题上,为保障新鲜蔬菜、肉禽蛋奶的供给,在增加优质供应商、加大采购量之外还拓展产区进行直采,并增加了净菜和半成品类商品,每日循环补货,近期蔬菜等品类的缺货问题有了明显改善。

  那么,互联网买菜难的现状何时能够最大程度得到缓解?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认为,这要看人们何时才能正常地出入菜市场。“但那个时候可能就不是缓解了,是回归常态。”

  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曾说过:“互联网风生水起,但只占了整个社会零售销售总额的10%,那90%你还没捞着呢,那90%就是生鲜。”

  但由于其供应链复杂、高损耗率、高时效性要求与低毛利率等特点,大多数生鲜电商并非一坦途。

  回顾生鲜电商的2019年,上半年还是快速扩张,巨头入局,不停探索新业态,下半年就变成中小玩家爆雷倒闭,融资失败,负面信息频出。

  前有美团小象生鲜关闭无锡、常州5店以及盒马首次关店,后有迷你生鲜暂停运营、呆萝卜被曝资金链断裂,再到去年12月,吉及鲜宣布大规模关仓裁员、我厨被曝暂停服务、易果生鲜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......

  行业正处于洗牌阶段,疫情影响下需求激增,这会是生鲜电商的“危”中之“机”吗?前述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指出,特殊时期的数据参考意义不大,尽管生鲜电商在这一阶段获得了大量的新增用户,但这部分用户能否留存,又如何留存,才是今后的关键。“之前各家的补贴力度也非常大,但最后为什么停了?烧钱抢人,抢一时容易,体验的提升和品牌信任度的建立很难。”

  而对于这条赛道上玩家来说,真正要思考的是,在这段时间内,供给侧能力是否真的承受住了挑战?爆发性增长之外,能沉淀下哪些经验和收获?未来的发展方向又是否会因为当下的局面进行针对性调整?毕竟,无论何时何地,商业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。

      和记娱乐,和记h88,h88平台官网